优化金融供给结构提升实体经济融资效率

日期:2020-02-05/ 分类:天福购彩平台

  (一)坚守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初心。实体经济结构特性决定了金融供给结构优化模式,经济的兴与强是金融活与稳的前提。金融供给结构优化就是以金融供给的最优配置来解决需求结构变化带来的不均衡和未出清,经济高速发展时民营小微企业占比扩大,经济转型升级时资本需求密度提高,经济压力加大时信用风险攀升,都需要通过金融供给改革及其结构优化予以应对,金融制度的改革创新归根结底是要服务于经济发展,这是我国经济转轨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也是金融助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历史使命。

  (四)提高市场竞争秩序降低潜在风险。金融稳则经济稳,防化金融风险被赋予首战之重。金融系统的稳定建立在市场结构合理基础上,在经济转型升级和下行压力未减的背景下,按照“结构-行为-效率-结构”的逻辑框架,金融系统内马太效应将逐步显现。因此,应适度平衡金融市场集中度,以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为前提,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金融市场体系,大机构服务下沉小机构增强体质,大机构应借助成本和效率优势发挥好头雁效应,中小金融机构则应在体量而不是数量上提高行业内占比,做到有业务、有市场、能盈利,有序竞争形成高效、可持续的普惠金融供给体系。同时,宏观政策上防止流动性分层,及时化解局部流动性风险,微观管理上积极淘汰落后金融产能,防范小规模劣质机构引发大规模市场风险。

  (二)稳妥推升直接融资比重。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金融输血作用,关键是形成与金融需求相符且持续动态优化的资金供给体系,充分考虑当前发展水平、经济金融结构以及未来的发展战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带来充裕的储蓄与占GDP四分之一拥有巨大规模重资产的第二产业形成了“抵押-信贷”的资本流通模式,造就了当前银行主导的金融供给体系。但随着经济增长动能的转换,轻资产企业占比将有所上升,而银行利差缩小且风险偏好却在下降,届时直接融资的边际融资效率将相对提升。在金融稳定基础牢固的前提下,直融权重的提高应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率先达到银行主导型发达经济体30%的占比,第二阶段随着资本市场壮大,进一步达到混合型发达经济体50%的占比,期间应根据发展战略、市场偏好、产业特性进行动态调控,切勿因追求降低实体经济成本而推升信用风险。

  金融供给结构是对特定经济体金融工具和金融机构的形式及其相对规模、管理特征和管理模式的描述,是金融体系内部各种不同制度安排的比例和相对构成。随着我国货币政策框架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实现由计划经济直接调控向市场经济间接调控的转型,金融供给结构的探索与改革与发达经济体同步进行,并在国外市场发展理论和银行倡导理论的基础上探索出符合我国经济发展实际的最优金融结构理论,从而推动我国金融供给结构优化进程向前提速,资本市场的发展壮大,区域金融的协调发展,新动能行业的资金积累以及金融产业的竞争融合,为前期经济高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金融服务基础。

  优化供给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质量

  巩固金融供给结构改革成果

  金融改革引领供给结构优化

  (三)激活企业机能补齐发展短板。我国金融资源分布的地域特征十分显著,行业间金融获得感差异明显,不同规模企业融资效率也不尽相同。经济发达和热点地区对资金的吸引力较大,在于这些区域内企业实体企业单位资本盈利能力普遍高于新兴发展区域,金融资源的流动与聚集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因而毋须刻意寻求金融资源在地域上的均衡而削弱资金的规模效应。新兴发展区域应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着力增强企业自身体质,不断提高企业“四维”能力,以市场化、法制化方式加大对金融资源的吸引力。应充分认识制造业、战略新兴、现代服务等高乘数行业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及民营小微企业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的重要支撑作用,为弥补市场调节能力不足的短板,财政和货币政策应找准定位精准发力,强化逆周期调节效用,通过激励机制的完善与创新,引导金融机构提高货币传导效率,畅通政策红利向实体经济传输渠道。

  中国金融改革的探索为金融供给结构优化勾勒出清晰的理论脉络。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二者共生共荣,要实现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与之相适应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步进行,不断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在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金融供给功能须符合当时经济背景和发展需要,从“补短板、惠民生、防风险”到“稳金融、稳预期”再到“巩固、增强、提升、畅通”,是中央对当时经济金融形势准确判断的基础上提出的指导方针和工作方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增加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领域金融支持,进一步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和贵的问题是当前金融服务的首要任务。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是处理好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总量增加与结构优化、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发展业务与防化风险这四个方面的关系,重点在于着力优化实体经济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提高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率,统筹推进宏观上直接与间接市场体系、中观上融资资源布局以及微观上各类型金融机构竞争结构的多层次优化。因此,金融供给结构优化是提升实体经济融资效率的客观需要,更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脉络的延续。

  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需要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之相得益彰深入推进,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随着我国社会发展全面进入新时代,经济领域的变与忧亟需金融供给通过深化改革予以应对。金融作为经济发展的血脉,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金融系统的核心任务,通过金融供给结构多层次优化,提升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降低金融系统内生风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奠定良好的金融服务基础。

  随着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金融供需平衡点发生转移。宏观上,直接融资方式相对体量较小,直接融资占社融的比重为14%,在银行主导型经济体中仍属较低水平。从发达经济体的实践看,更加繁荣的资本市场确实能够弥补间接融资方式效率不足的短板,但直接融资比例也并非无限推高,寻求与我国经济相匹配的直接融资规模是宏观供给结构优化的关键。中观层面,我国中西部地区信贷总量之和约是东部地区该指标的72%,低于同期GDP的对比值5个百分点。金融资源的逐利性质使其按照市场规律向资本循环效率高的地区流动,这一差距在产业金融上也有所体现,近几年房地产信贷增速达到了制造业的5至7倍。微观层面,近年来银行业经营主体结构呈现明显变化,全国近四千家中小机构近总资产规模占比达到全行业的三分之一,而科技型金融主体也逐渐发展壮大。虽然这些中小微金融主体为缓解民营、小微企业和创业主体融资困境做出了一定贡献,但其分散性、隐蔽性推增了调控和监管难度,规模效应不足带来盈利能力低下,易受经济环境变化影响而集聚风险,成为金融系统潜伏的风险爆点,反而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效率。足见,随着我国经济继续向高质量区间发展,金融供给结构亟需多层次并行优化才能巩固和提升供血实体经济的能力。